网评:一毛钱处方?好医生战胜了坏体制
2017-11-23 15:49:1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如今一毛钱能买到什么常州一位市民近日在市内一家医院给孩子看病时,仅花了一毛钱,孩子的病就

如今一毛钱能买到什么常州一位市民近日在市内一家医院给孩子看病时,仅花了一毛钱,孩子的病就痊愈了。这个一毛钱处方被病人家属誉为“世界上最便宜的处方。”网上,网友也给予了一边倒的赞誉。

好医生战胜了

坏体制

“一毛钱处方”有两点可贵之处,一是确诊病情精确,继而可以对症下药;二是拒绝拿药方提成的“潜规则”。单单这两点,我们没有理由不将之推至医界神坛进行顶礼膜拜。种种个人的品德,必须放在社会大环境中去考察才会有真正的意义。在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时代里,我们无须责骂人心不古与世态炎凉。只有在阴霾压抑的天空里,公众才喜欢对流星的划过欣喜若狂。放在整个体制中去看待常州这剂“一毛钱处方”,只能说,徐大夫用一个人的高尚打败了一整个体制的堕落。

王传涛济阳教师

低廉处方

无关医德

“一毛钱处方”之所以受热捧,其实并非公众寄望于“一毛钱”便能包治百病,而恰恰是与高价处方之间巨大的反差再次撩拨其公众那根最敏感的神经罢了。不过,用“一毛钱处方”来指责高价处方,其实不过是再次钻进了医德这个牛角尖罢了。

诚然,医德的确重要,但是,道德这个东西,终究没有强制性,更没有太多的约束力。医生同样也是人,这一群体其实不可能具备高于其他群体的道德水准,指望用高道德来约束医生,其实和用道德来反腐一样,效果可想而知。事实上,当医药至今未分,当药品回扣依旧是医生的收入来源之一,这个时候,指望医生和自己的利益作对,恐怕胜算不大,即便有个别医生医德高尚,不为回扣利益所动,也终究难改大局。不仅如此,当医院有着经济上的任务,这些任务更是被分解到每个科室和每个医生头上时,这个任务最终被转嫁到患者身上,恐怕也不能全拿医德说事儿。

一言以蔽之,道德的约束从来都是绵软乏力的,“一毛钱处方”这个医德的标杆究竟能有多少示范效应,显然需要打上个问号。指望“一毛钱处方”能触动医德,撼动医疗体制,更是不免天真。武洁南京医生

没有一毛钱的药,

何来一毛钱的处方

医生能开出一毛钱处方,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医院得有这种药,且药厂得生产这种药。然而,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那些只卖几元钱,甚至是几角钱的廉价药正在从医院慢慢消失。

当然,对于廉价药的消失,也不能全怪药厂。毕竟,药厂要生存,就得赚取合理的利润。而现行的药价加价政策,就使得廉价药无法生存,要么改头换面,要么被停产。所以,我们的医疗改革需要加大对廉价药的扶持力度,同时给予适当的补贴,让医院爱采购廉价药,让医生爱开廉价药。

对于廉价药的消失,一位在上海三级甲等医院药剂科从事药品调剂和管理工作31年的药剂师就发现,有一种以青霉素为核心成分的感冒药针剂,成本仅6角钱,但是加入一些其他成分后,换一个名字,价格狂升至每盒150到600元。此外,把原来的注射液整成粉状药品;把原来的片剂药整成胶囊药;把原来的粉状药整成颗粒状药……一些廉价药经过改头换面,堂而皇之地标上高价,再次送进医院或药房。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一毛钱处方专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个体经营者会计核算是什么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